亞布力高峰會丨劉暢:靠天吃飯的農業煉就了新希望的長期主義

發布日期:2020/09/01 09:11:20

——劉暢:新長期主義——

峰會閉幕演講發言摘錄

 

“沒有一個想撈一筆的人,能在農業行業真正待得下去”

今天我發言的題目叫“新長期主義”。長期主義,我認為是一個非常適合我們行業講的主題。做農業,本質上需要長期主義,沒有一個想要賺短錢、快錢,或者在里面撈一筆走的人,能夠在農業行業真正待得下去。農業這行,一開始做,就至少是一個周期。在這一輪豬價之前,有很多人說我養了十年豬都沒有掙錢,只是剛好遇到豬價漲上來了。其實不是這樣的,農業的邏輯是“靠天吃飯”,天氣好的時候,靠光合作用就多一點的糧食,不好的時候就少一點,任何的種植業、養殖業都是這樣,這個行業鍛煉了新希望一種長期主義,這是一種相互的作用。

很多人都問,“暢,你這么愛時髦、這么臭美,怎么就去養豬了呢?”包括現在有很多人問我女兒說,“你媽媽干嘛的呀?”然后我女兒會特別嚴肅地說:“我媽媽養豬的。”我聽到以后也覺得挺樂的,但是我很安心,為什么我會喜歡上這個行業?可能喜歡上的不是一個被別人誤解的“養豬的”,這三個字作為職業的代名詞。我喜歡的是,這個職業本身的長期主義,我喜歡的是,進入這個行業以后,很多的前輩、同行是用這種樸實的,根植于大地、回報于社會的心態做這個行業。我覺得作為一名女性,能夠有幸在這樣一個善良、樸實的行業中去工作,擁有自己的事業成就,我認為自己是幸運的。

“我們發現,戰略和組織都需要順應外部變化而變”

在我接手的2012年,面臨的局面是我們的收入和利潤都在雙降。我記得那時候和陳春花老師搭班子。一開始,我要拍板一些幾千萬、甚至上億的訂單,由我最后一個人簽字,我就睡不著,覺得責任太大。非常感恩的是,跟我情同母女的陳春花老師,我們倆一塊手牽手,她帶著我從戰略、組織入手,而不是從基層的細微末節入手。我們一起去看頂層、看環境發生了什么變化,我們的組織能不能適應這樣的環境變化?于是,我們發現戰略和組織都需要順應外部變化而變:

第一,那時確實遇到了瓶頸,不光我們遇到了,別人都這樣。為什么呢?第一,飼料行業已經進入同質化競爭,技術、機器差不多,我們擁有規模優勢,但利潤卻長不上去。第二,這個產業暫時沒有技術變革帶來的質變。第三,下游并沒有被集中,但這個集中卻在發生著。以前中國農村養殖都是分散式的,因為我們地少人多。但現在由于城市化了以后,農村規模化、集約化養殖的進程加快。

今天的這張背景圖,是我們在小平爺爺的故鄉廣安新建的豬場。大家注意一下,那兒有6層高的樓,是我們最新式的樓房養豬。樓房養豬是中國才有的,因為我們地少,沒有足夠多的土地養豬,所以用樓房。里面有電梯,供人員、物資、豬只進出的電梯和普通建筑都不一樣。進去看會發現,里面有各種各樣的攝像頭,豬場上面會有軌道攝像儀器和非常多的傳感器。飼料也是自動化系統,每一個房間都有新風系統,濕度、溫度得到控制。

所以豬場里面發生的變化,是今天技術時代帶給我們的變化,IBM現在也在幫我們做數字化,現在有十幾家咨詢公司在幫我們做場景的各種數字化,一年咨詢費花幾千萬。因為我們有非常多實物的場景。理念變了,樓房開始養豬,現代的豬圈里面也都是各種的技術手段,豬只每個時段的生長數據集中在一起,就可以更精準地飼喂。

 

“不管行情有多好,都得要過緊日子”

本質上來講,這個行業還是重投資的產業,說到最后拼得還得是成本,所以就得堅持信念、長期干下去,而且不管行情有多好,都得要過緊日子。以分來計算盈利的時候,這個長期主義才真正能夠落實到上下環節每一個員工的手上和心里。

今年新希望提出要過緊日子,其實今年豬行情是最好的,為什么要過緊日子?因為我們怕大家忘了本。所以提出,所有的管理人員去任何一個地方出差,盡可能住宿舍、吃食堂……過緊日子,是我們的企業精神,也是堅持長期主義的具體措施。

以前,有新加入的高管是從房產公司來的,說人家都是用億來做單位計算,你們這個按分。當時覺得有點不好意思,現在想來這是一個好事兒。因為真正做到了精細化管理,所以靈活性和柔韌性非常強,獲得了組織的敏捷性。

“現在養豬產業直接跨越到了5G時代”

回到開始的話題,我們開始做養豬的時候,養殖業在逐步走向集約化、規模化,所以銷售模式要有變化,以前更多的是賣給經銷商,今天可以直供給客戶。

與此同時,我們又制定了新的養豬計劃,因為我們發現,現在養豬產業直接跨越到了5G時代,信息技術集中、生物技術集中、資金比較集中、人力特別集中。

剛才講精細化運營,帶給管理體系敏捷性和強執行力,此外還有另一個重要因素就是,我們集團這些年持續做年輕化。我們非常重視對新員工的入職教育,讓他們從業務到價值觀,真的要走腦、走心、入心、入魂。

以上種種秉持長期主義所積累的能力,讓我們在當前的形勢下,能夠在追求規模的階段快速增長,那么我們也相信,當養豬進入了下一個時代,不是規模化競爭的時候,我們拼得是成本,拼得是供應鏈的能力、上下協同的能力,不但養得好,還要做屠宰精加工、還要會做食品深加工,拼的是與市場對話的能力。

我想新希望持續這么多年的長期主義,一定會在未來開出更好的花朵來。謝謝大家!

 

綜合新浪財經、亞布力高峰會直播實錄


久久爱免费视频在线观看_久久爱视频_久久爱在线播放视频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